夏平将军亲自改名的红海行动凭啥逆袭战狼成为中国军人的代表!

2016年初夏,工作日阳光明媚,但习惯了战争决策的博纳影业总裁于冬,却陷入了纠结。

前几天,海政艺术中心主任唐静,送给他一个剧本,是著名编剧冯骥根据也门撤侨写的

由8名特种兵组成的蛟龙突击队,要奔赴战事严重的也门,顶住政府军、叛军和恐怖组织的压力,接回被困同胞,辛苦而令人震惊。

拍出这么真实的画面不容易。想到《建军大业》和《湄公河行动》这两只吸金兽,于冬咬紧牙关,拒绝了唐静。

她找到了一个采访于冬,的机会,然后她赢得了犹豫不决的于冬,双方成功合作。

于冬很高兴,他在百花奖, 金鸡最佳故事片的颁奖典礼上线月,海军“也门撤侨”的消息铺天盖地,举国上下沉浸在喜悦和自豪之中。作为冯骥海军政治部电视艺术中心的编剧,我既感动又惊讶。

从他的经典电视剧《永不磨灭的番号》的辛辣来看,《也门撤侨》完全可以改编成电影。

冯骥在收到批准函后立即展开了调查。他到某潜艇支队体验生活、学习潜艇战术,找到当时事发的指挥员和队员进行采访。经过半年的忙碌,剧本初步成型。夏平,将军是也门撤侨的政治指挥者,他亲自给它命名为3354 《红海行动》。

有了剧本,大家都很开心,都想尽快给观众看。然而,海政电视艺术中心一直专注于电视剧的制作,对电影一无所知。这让唐静,这个导演很担心。

当时只有博纳影业出品了一部还算不错的主旋律电影,唐静决定抓住这只羊的皮毛。

一开始,这只羊很不情愿,也很犹豫。唐静与他的上司于冬,进行了深入的交谈,并承诺海军将给予最大的支持。双方才达成一致,决定项目。

当时博纳正在拍摄的《湄公河行动》已经接近尾声。虽然导演林超贤来自香港,但他是一个真正的“军迷”,而且还有其他经典的片,如《激战》,所以于冬给他《红海行动》项目。

pg林超贤超级激动,他从小就想当军人,但香港也没这条件让他实现梦想;想考警校当警察吧,成绩太烂也够不上。

别的导演都怕碰主旋律电影,但导演林超贤觉得自己捡了个宝,这种圆梦的机会可遇不可求。

他的风格还是一向的“真实”,先去“也门撤侨”事件发生地考察了一番,决定之际,也门爆发了大规模的战争,他不能够保证整个剧组的安全,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了摩洛哥。

对林超贤来说,他要拍的是《红海行动》,是“也门撤侨”,是特种兵与恐怖组织之间真枪实弹的战斗,他要求演员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特种兵,要把“真实”二字呈献给观众。

他选演员首先看气质,看他身上是否有特种兵的“劲儿”,其次要能吃苦,能将自己训练成特种兵。

山东汉子长得浓眉大眼,脸盘方正,板正条直,浑然一股正气,穿上作战服,握上枪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战士。

一路摸爬滚打过来的林超贤深谙此道。果然,为了这次机会,杜江拼命锻炼自己:每天6小时力量训练,只吃煮熟的鸡胸肉和西蓝花、糙米打成的浆糊。花了一个半月时间达到林超贤的要求。

林超贤之前见过黄景瑜,对他身上“痞痞的、坏坏的”气质印象深刻,但黄景瑜本人形象又自带一股军人的“正”,二者融合在一块,很像蛟龙突击队里天才狙击手顾顺的感觉:张扬又沉稳。

一听要去摩洛哥受苦5个月,中途还不准回国,很多女明星望而却步,连蒋雯丽听了都直摇头。

连坐飞机都想着找演员的事,和旁边的朋友大倒苦水,这年头,肯吃苦的女演员不好找哇!

海清主动搭话问起了这个角色,话里话外都十分感兴趣,问制片人:“什么要求?”

制片人喜出望外,但也没敢暴露太多,只含糊说是一个战地记者的角色,要有文化人的气质!

刚落地就被漫天黄沙迷了眼,想掉头转回却是不能,只好咬牙硬撑着,这一撑就是几个月。

一路面试加糊弄,凑齐了整个演员团队,《红海行动》剧组便在摩洛哥开始了长达五个月的拍摄。

魔鬼导演林超贤名声在外,这儿又是摩洛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一旦进组就都别想跑,因此演员们都很“乖觉”:

也不仅仅是畏惧导演的“权威”,演员们对军人的崇敬和国家的热爱也不容自己松懈,大家都想把《红海行动》拍好。

饰演蛟龙小队的演员们每日跟着退伍的特种兵学习,小到持枪姿势重心的高低,大到行动中不同方位队员间的配合、战斗中应当呈现的速度和视角,都要一一学习,不容差错。

他在酒店里端着扫帚突进侦查,每进入到一个陌生环境就下意识战术分析其安全指数并迅速在脑中规划好撤离路线,甚至看见一辆汽车开过去,他都要怀疑人家车底下是否有。。。

他有真正的蛟龙突击队狙击手做教官,长官小兵可不管你之前是干啥的,先不说姿势要能够做到下意识精准,连呼吸轻重都要控制在几秒内。

教官告诉他:“一个真正懂枪的人,哪怕他没有端起来,他的感觉也应该是对的。”

每个主演都是这样过来的,他们和特种兵们一样训练、出任务,也像他们一样成为了亲密的战友。

深入沙漠拍戏的时候,剧组就找不到酒店了,大家只能挤在沙土堆砌的平房里,信号时断时续,像回到了当初没有电器的纯真年代。

演员们下了戏就像下了班的社员,忙活自己屋头那点家务事儿,互相串门插科打诨。

张译身为蛟龙小队的老大哥,带头“养老”,以饮食不惯的名义公然种菜,奈何技术不精,忙活许久也没种活几颗。

大家一边嘲笑他,一边帮他找蚯蚓。海清就在旁边围观,时不时给他们朗诵两句英文诗“助助兴”。

远离了喧嚣后的人,心中只想着拍戏这件事。撒哈拉的风沙将人洗涤干净,打造出一部真情实感的电影。

成排碾压过路的重型坦克、轰隆呼啸的直升机、恢弘遨海的军舰、激烈战斗中的精良枪械。。。

强烈直接的视觉冲击,重兵器冰冷无情的厚重感扑面而来,一下子激起观众对战争、对死亡的恐惧。

元的北海舰队编制内的驱逐舰,这是海军新式武器在电影中的第一次亮相,代表了海军方对这个电影的高度重视。这些道具、群演等再大的难题都能克服,但是文化壁垒却是难以冲破的。

《红海行动》拍摄班底可不止国内一个剧组,这里还有来自世界各地十几个国家的外国人,足有300多的工作人员,仅2017年2月26日当天一场戏就动用了国内外1200多名演员。

咱们国内剧组拍戏拼命,早上6点开始拍,晚上十点收工,主创们、演员们聚在一块讨论剧本、练习明天的镜头能熬到凌晨,这样连轴转到拍完都不成问题。

“这是让我内心最难过的一部戏。”魔鬼林超贤为了协调时间,耗费的心思比以往多十几倍。

饰演女特种兵佟莉的蒋璐霞和男演员一样体能训练,最后弄得自己生理期都没了。腿伤没好也不吭声,就用绷带裹着,回到酒店拆开就能看见黑紫的小腿。

“她都不告诉我,我是拍完才知道的。”林超贤在采访中说不知道蒋璐霞在开拍前就受伤了,知道后感到十分震惊。

后来听蒋璐霞说:“我怕导演知道后会换掉我。”林超贤既感动又欣慰,在采访中说:“我对蒋璐霞是最钦佩的!”

2017年7月初,《红海行动》剧组结束了在摩洛哥的拍摄,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

呼吸间再也没有硝烟和沙土的气息,也不用再时刻保持警惕,但当他们住进国内的酒店,身体却还是条件反射地紧绷起来。

从不毛之地到古城老巷,从险山荒漠到波澜阔海,辗转来回十几个地区,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伤,终于在2017年7月底杀青,2018年春节档上映。

但之后几天节节攀升,逆风翻盘,成为2018年春节档票房冠军,狂揽36亿。

,赢得了观众们的真心喜爱,获得了百花奖、金像奖等各种奖项、提名共31个。同是口碑优秀的军事题材电影,有网友会把《红海行动》和《战狼2》作对比,且在这之前,《战狼2》已经创下了56亿的超高票房,口碑也异常火爆。

不得不佩服林超贤的眼光和境界,短短3年时间,《红海行动》的评分和口碑就已经成功逆袭《战狼》。

相较于个人英雄主义的表达,《红海行动》更像是一次真实的国家行动,团队协作,缺一不可。

有男女特种兵的英勇无畏,也有普通战地记者的热血责任感;有残酷无情的队员牺牲,也有重归祖国的同胞之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