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宠物协会官网是多少?

摘要:猪传染性胃肠炎是由冠状病毒引起的常见传染性疾病之一,秋末至早春寒冷季节最为高发,不同日龄阶段的猪均可发病,低龄仔猪的发病率和病死率几近100%,成年猪发病率较高但病死率相对较低。基于滥用药物、频繁引种及流通交易等客观原因,近年本病呈区域性大流行趋势,给养殖户造成较为严重的经济损失。经近年临床实践验证,综合本病病原学、临床症状及流行特点等进行科学辩证分析,采取中西医结合方式对症治疗效果尤佳,为业内提供了实用性经验借鉴。

猪传染性胃肠炎的主要致病原为猪传染性胃肠炎病毒(TGEV),属套式病毒目冠状病毒科冠状病毒属的单股RNA病毒。该病毒有囊膜,多呈球形或椭圆形,其对消化道、呼吸道和神经系统均有高度亲嗜性(靶心致病灶),因而仔猪一旦感染发病即可能引起多系统病变、形成一种复杂的症候群(综合征)。病毒侵入仔猪机体后,即在消化道、呼吸道、鼻腔内壁黏膜及肺组织细胞中寄居繁殖,并经循环机制引起全身性广泛性的病变。TGEV对外界环境生化抵抗力不算强,仅在负温度值以下且寄居于有机物载体中时可长时间存活(3个月以上),若长期保持养殖小环境清洁卫生(去除有机物载体)、干燥通风、光照充足(含紫外线)、温湿度适中的有利条件,则病毒可被多量抑杀之,因而极少引起动物发病。

TGEV只感染猪,传播速度快,在数小时内即可感染全群。所有猪均易感,但以2周龄以内仔猪高度易感,其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可达100%,成年猪感染率较高但病死率较低。TGE病因机制较为复杂,主要致病因包括:①养殖环境条件恶化。如猪舍内空气质量不佳、光照不足、通风排湿不良、昼夜间温差显著波动等,无形中增大了内外源性感染风险,尤其是老旧猪场TGEV的重复感染率极高。②饮食源污染。被阳性猪的分泌物、排泄物污染的饮食源和用具等,均是潜在的传染源,可直接或间接散播疫病。

1.症状。本病潜伏期约为1周左右,以仔猪发病症状最明显,多呈急性发病,常伴水样腹泻,粪便呈灰白色、黄色不等且夹杂消化不全的凝乳块。腹泻仔猪会迅速脱水及消瘦,精神状态极差,或停止吸奶。部分发病仔猪因剧烈腹泻大量丢失电解质而出现神经症状,譬如“肢体麻痹、抽搐、口吐白沫、倒地不起、角弓反张、共济失调、不自主运动”等,此类病仔猪多为预后不良。一般而言,2周龄以内仔猪感染TGEV的死亡率最高(约为50%~100%),康复仔猪生长速度明显滞缓,有较高的致僵率;育肥猪和成年猪感染后多见食欲下降及精神不振,妊娠母猪可引发早产、流产、产死弱胎等,偶见湿热下痢或水样腹泻,粪便色泽异常,但综合死亡率不高。

2.诊断要点。本病靶心病灶多见于胃、肠道段。视诊及剖解检查若见2周龄左右仔猪呈批量发病、急性发病,且常伴呕吐或剧烈腹泻,病死仔猪胃内、粪便中含凝乳块等,再综合流行特点分析,可初步判定为本病。鉴于本病与猪的大肠杆菌病、沙门氏菌病、冠状病毒病等有较多相似症状,因而须加以区别鉴定,确诊以实验室检测结果为准。时下常用酶联免疫吸附试验、免疫荧光法、核酸探针、PCR等方法来作终极诊断。

1.控制传播媒介。即:严禁场外无关的人员、车辆、物件等随意进入猪场(舍),必须进入的务必作好保洁消毒防范措施;猪舍内的用具专舍专用,禁止交叉使用;饲养管理人员禁止外出串场;返场人员严格进行衣物、足底及携带物件的清洁消毒处置;适时驱除体内外寄生虫;防止“四害”及其他动物等入侵猪场(舍/栏)。

2.加强环境控制。主要是注意改善猪舍内保洁度(消毒灭源)、温度、湿度、光照、通风(空气质量)、养殖密度等,加强此“六位一体”的日常化管理,控制适宜的环境条件,使之有利于猪群维系良好健康度和整齐度。

3.禁止滥用药物。包括抗菌素、饲料添加剂、疫苗等养殖需品,养殖者要严格按规定规范使用并做好备案记录。长期大量使用抗菌素、某些饲料添加剂(金属盐类)或不规范的疫苗接种操作,往往会损伤重点免疫脏器(肝肾)和消化系统,TGEV等病原微生物的内外源性感染风险也相应增大,因此要注意规避之。

4.疫苗预防。对于病史区(场)而言,接种对症疫苗是首选。目前,可供选择的TGE疫苗包括“肠胃炎弱毒冻干苗、传染性肠胃炎-流行性腹泻二联灭活苗、猪传染性肠胃炎-流行性腹泻二联活疫苗”。上述疫苗按需选择其中一种,注射或滴鼻均可,以后海穴接种效果较佳且可节约一些疫苗。每头健康猪建议接种1~4ml,小猪应酌情减量。妊娠母猪于产前30d左右接种可对母子产生良好的保护性。

1.注射治疗。注射治疗适用于重症绝食病例。方一:“黃芪多糖注射液(0.1ml/kg)+鱼腥草注射液(0.05ml/kg)+头孢菌素或氨苄西林钠(0.1g/kg)”混合肌注,视病情需要1~2剂/d、连注3d。方二:“复方磺胺间甲嘧啶钠注射液(0.2~0.4ml/kg,首次注射按最大剂量)+黄芪多糖注射液(0.1ml/kg)”混合肌注,1剂/d、连注2~3d。方一、方二可交叉用药,建议先采用方一,第3d以后再采用方二。针对严重腹泻病例,须再配合静注(滴)补液盐之类营养药物,以防止病猪机体严重脱水及纠正电解质代谢紊乱,从而提高当前治愈率。

2.内服治疗。内服治疗适用于尚有食欲的轻症病例,也可用于重症绝食病例协同治疗(灌服)。方一:黄连解毒散(1%)湿拌料内服,早晚各喂1剂、连喂5~7d。方二:白头翁散、苍术香连散或杨树花散,任取其一,按0.5%~1%拌料内服,早晚各喂1剂、连喂5~7d。注:若病猪伴血痢、浊尿、皮肤色变、眼鼻分泌物增多、气管炎、肺炎等症状,则有必要配合抗菌素治疗,推荐使用“可溶阿莫西林、庆大霉素、乳酸环丙沙星(侧重治消化道疾病)”或“氟苯尼考、多西环素(侧重治呼吸道疾病)”内服。

[1]王浩.猪春季传染性胃肠炎的诊断与治疗对策[J].吉林畜牧兽医.2009,30(4).45-46.

[2]杨锁荣,王启远,刘贵春,等.仔猪冬季传染性胃肠炎的防治[J].云南畜牧兽医.2008,(1).19-19.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